yokoko

A8双担啊! 团担啊! 黑皮担啊![什么鬼…]总之就是a蓝8黑黄啊![都是黑啊] 女神木之本樱万年不变的二次元宅由于a8走入杰尼斯巨坑…钱包在哭泣 可我还是想去看你们的演唱会!

【业爱】日出

励志做文触的Misei:


是夜,黎明前的夜漆黑如墨。

爱美在这时睁开了眼。同屋的同学都还在沉睡,爱美却一点儿睡意都没有了。爱美知道大家都是累的,而她因为是脑力派,体能消耗上没有那么大,反而有些睡多了的困倦感。

出去走走吧。

爱美轻手轻脚离开了酒店。
酒店前就是沙滩,这几天暗杀活动忙得不可开交,根本没时间在沙滩上好好玩玩。
夜幕星空下的沙滩,正安稳地躺在海边。

才走到大厅,爱美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背影。
“业君——”在脑袋思考前,爱美已经脱口喊出来了那个熟悉的名字。一出声她自己就后悔了,太冲动了。万一要是破坏了业君的“恶作剧”计划怎么办?爱美的担忧没有实现,业听到她的呼喊就停下了脚步,在原地等着爱美。爱美小跑着追了过去。

“业君不累么?”爱美的呼吸有些乱。
“还好。睡不着出来走走。”
业和爱美一同走到了沙滩上。酒店离沙滩真的很近,两人没说多少话就到了。理所当然般,业和爱美并排坐在了沙滩上。
细密的沙粒铺满了整个海岸线,沙子软软的,坐上去非常舒服,没有什么不适。
“等会儿有日出呢。”业起了话。通过经纬度算出日出时间对他而言不算难。
“日出啊……!我还一次都没看过呢。”
爱美的音量不高,但没有怯意——唯有在业面前,她才能坦然说话。
“非常漂亮哦!”业的嘴角是标志性的暧昧笑容。
爱美不由得想起了昨晚的事,在那个杀老师刻意安排的试胆大会上,业也是带着笑容满嘴离不开“暗杀”这个话题。
那时,爱美的心情有些低落。她没有经历那场暗杀行动,没办法参与到话题里。但是,业的那句“杀掉杀老师的会是我”又让她的心扑通掉,那样自信的业她很是憧憬。

“说起来,得向奥田同学道个歉。”
诶诶?这么郑重?爱美不自觉地端正了坐姿。见她这样紧张,业笑出来了声。
“昨晚在那个洞窟里没考虑你的体力,抱歉!”
“啊啊……业君不用特意道歉!我才是拖了你的后退……”爱美的声音越说越小,脖子也缩了起来。
“我照顾你是应该的。”业的头偏到另一边,“要不是那个章鱼提醒,我还没注意到……”
业君是害羞了?感觉好可爱。
“那,那我就接受业君的道歉——下次再这样我可就生气啦!”
啊咧?!角色不对啊!
爱美陷入了混乱,业君也楞住了。

一束光打断了两人的谈话。爱美像是找救兵般望向地平线——浑圆巨大的太阳从地平线上缓缓升起。沐浴在这金色的阳光下,爱美忽然很感动,她完完全全被震撼了。被吸引,爱美站了起来。她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那遥远的彼端,完全没发现业的视线一直注视着她。
等她回过神时,已经不知过了多久。
“日出真的非常……啊——!”
爱美被放大了的业的脸庞吓住了。
业的右手揽住了她的腰部。“闭眼。”他说。爱美乖乖地闭上了眼帘。与其说她搞不清楚状况而不抵抗,不去说她丧失了思考的能力,全凭业说了算。业离得越来越近,几乎快贴上了。爱美心中涌现了她无法理解的,奇怪的感觉。
“——!”
杀老师特有的奇妙声音惊醒了爱美,明白过来后,她连忙推开了业——被自己老师看到亲吻画面怎么想怎么羞耻。杀老师不擅长隐藏,这次更是连作战能力几近为0的爱美都发现他的存在了。

业生气了,非常生气。
他脸上的笑容连爱美看着都心惊肉跳,暗自为杀老师祈福。

“为、为师路过路过!!”杀老师用20马赫的速度逃走了。

杀老师的乱入搅了气氛。爱美平复心情后猛然发现,她拒绝业的吻不是因为“业不可以”而是因为“老师面前不可以”。明白这点后,她又陷入了新的困惑。
为什么不拒绝业呢?为什么会觉得心慌又甜蜜?为什么……
问题太多,以她的脑细胞,似乎并不能很好的解释清楚。
业那帅气的脸庞再一次凑了过来。爱美混乱的思考被打断,只听见——
“抱歉,折中一下吧!”
下一秒,爱美的额头上传来轻微的触感。

一个淡淡的,郑重的亲吻。

而前不久还只露个头的太阳,已经完全升上地平线了。

日后谈——

“所以该怎么料理那个章鱼呢——”
“业君你的恶魔尾巴恶魔角都露出来了……!”